补鼎

    
    点白铁的补锅,补鼎师傅补鼎。潮人心目中的“鼎”,是生铁浇铸而成,大多敞口圆底,也有圆柱体的,可以提。敞口鼎小者带两个小耳朵,大者不安鼎耳,因为鼎面宽于两臂,其大者有“口四”、“口六”,宽度达有1.4米、l米6,还有糖寮的煮糖鼎,那是特制的,堪称鼎中的巨无霸。古代的三足鼎也是有熬煮功能,只是与一般平民无缘罢了,所谓“钟鸣鼎食之家”嘛。潮人称呼无大错,还挺有古典味。
    补鼎匠极少有固定摊位,大部份是流动的,过着住宫宿庙的生活。通常是师徒两人,学徒负责收鼎,师傅负责做准备工作。补鼎的工具很简单:风箱、炉子、火钳、钳锅和一些简单材料如焦炭、木炭等。补鼎大都是在树下、宫前庙后空地上,师傅先把一应工具安置好,等候鼎收齐了才升火。徒弟游街串巷吆喝:补鼎呵,补鼎呵。他把收来的破鼎顶在头上,有的头上能一口气顶七八个家庭用鼎。把鼎顶回“工场”,又再去沿街吆喝。师傅则把鼎上的锈铁灰垢等杂物清除干净。
    鼎收得差不多了,清锈工作也做得差不多了,补鼎工作就开始:徒弟拉风箱,师傅来掌炉,炉子里放一只自制土钳锅,小钳锅里放进生铁片,风箱使劲地拉,烈火熔铁片。铁片成铁水,一人用布顶住鼎的破洞,一人将炽热的铁水滔起来,均匀浇进破洞里,再上下用两块布团在铁锅的破裂处两面将铁水压平,待其冷却退尽热气,这只鼎便修复了。看似简单,其实也需要手脚敏捷,也需要技术,好的补鼎师傅,实际上就是一位熟练的铸造工人,他不仅要会掌握火候,还要会自做钳锅,这钳锅其实就是泥巴捏的。
    补鼎师傅是按鼎的破裂程度有多大以及它的新旧程度怎样来收取工钱的。一般他事前不肯讲清工价多少,补好后才按具体情形将工价写在鼎的破裂处附近。写时补鼎师傅用一种外行人看不懂的“补鼎码”,徒弟上门还鼎,按师傅写的“密码”收工钱,当然是铁价,没有讨价余地。当然,补鼎的工钱是很低的,以前是几个铜板,后来也不过一两角、三四角。
    现在人们已用上铝锅、不锈钢锅、高压锅,补鼎这个行当基本退出社会生活舞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