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锡


    “点白铁”是修理五金日用品的综合性工匠,他们虽然也会制造锡器,但不专业。除了锡器坏了,一般人家是不会找点白铁的制造酒瓶茶叶罐的,制造锡器有专门的工匠,在潮汕叫“拍锡”。
    中国是最早掌握青铜器冶炼、制造和使用的文明古国,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夏商两朝,已有几千年历史。虽名曰“青铜”,其实是铜锡合金,锡的含量很高。据专家考证,纯锡器的大量使用却只有几百年历史,明代开始盛行。当时人们发现铜器有毒,而且容易生铜锈,长期使用会中毒,一般人家用不起金银器皿,锡器皿便成了最好的替代晶(其实锡也有毒,只是当时人们不清楚)。明代以后,潮州经济文化发展迅速,潮州人开始讲究“食不厌精”,器皿也追求精美,心灵手巧的潮州工匠适应了这一要求,再加上揭阳等地锡矿的开采已有相当规模,有原料保证,大量打造精美的锡器遂走人寻常百姓家,潮阳、揭阳、海阳(今潮安)等地都出现比较有规模的加工锡器的作坊和工场。锡属于软金属,容易加工打造,制作时一般先将熔化的锡合金液浇注成平薄匀称、各种规格的长条锡片和铸件,然后用木槌、铁锤、剪刀、圆规、木模等很简单的工具模具,通过浇铸、接驳和辗、敲、打(拍)、剪等手段,先制出胚胎,再在其表面刻花纹刻字句以及打磨、上漆等工序,就能“拍”出精美的茶叶罐、酒壶、酒杯、暖炉(火锅的俗称)、大碗、大盆、大盘、灯台、烛台等潮汕人经常使用的日常生活器皿。按潮语的叫法,凡是生产、打制和销售这些锡器、铜器的作坊都叫做“拍锡铺”,大部分“拍锡铺”都是前店后厂,顾客需要什么样形器、用具,可以预告指定或来样定制。
    汕头开埠后,工商业发展迅速,潮梅各地商人和有钱人云集到这座新兴的海滨城市。潮汕各县市的许多拍锡铺也相机搬迁汕头埠,作坊大都集中于现在的外马路头、国平路头、居平路头、永平路头的交汇处附近,形成“拍锡”一条街。如今,这个地方仍有一条“打锡街”,就是当年“拍锡铺”集中经营的地方。
    各种锡器制品曾是潮汕有名的传统手工艺制品之一,名闻海内外,不仅满足本地需求,还远销北方地区和东南亚等国家。潮籍华侨莫以家中拥有一套出自家乡工匠之手的精美锡器皿为荣,有的还珍藏至今,只有到了重大节庆日,才作为家传祭器拿出来陈列祭祖。据汕头陈业建先生考证:在山东省曲埠“孑L府”,现保存有一套精美绝伦的4叫件套装满汉全席餐炊具。其形制仿古代青铜器餐具,可以用来上196道菜。该器皿的底部有印鉴,文为“潮阳店住汕头颜和顺正老店真料点铜”、“杨家义华点铜锡”。据载这套锡铜合金器皿是清朝皇帝赐曾孔府。    
    从明清直至民国时期,潮汕各地都有拍锡铺,而且生意很好,那是因为拍锡铺除了打制高档的锡制器皿,还有一项重要业务:为大大小小的酒厂打制大大小小“锡龙”。“锡龙”就是螺旋状蒸馏管,进口直径大,而后逐渐缩小,它是土法造酒的主要设备,旧时土法造酒的设备不外是炉灶、锡龙和缸缸瓮瓮。锡龙安放于大“鼎”之上,加了“酒饼”的大米煮沸之后,上升的蒸汽全部被收进锡龙里,通过冷却,最后凝结成酒精。锡龙的大小决定酒厂产量的多少和质量(酒度)的高低,所以酒厂对锡龙的技术要求很高,酒含酸性,锡龙受腐蚀,太簿或破洞太多就要更换。当时潮汕土酒厂很多,不少“拍锡铺”光制锡龙就生意应接不暇。就是到了解放后,随着人们生活观念的改变,认为锡有毒,使用锡器皿餐具的越来越少,有不少“拍锡铺”关门,但由于这种螺旋状金属蒸溜管打造工艺复杂,一时无法找到其它方式进行精工锤打加工,故会打制锡龙的“拍锡”匠仍然生意很好。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不锈钢开始普及,潮汕工匠也熟练掌握了不锈钢的焊接技术,再加上质检部门强制各类酒厂不准使用锡金属作为蒸溜设备造酒,潮汕的“拍锡”匠才完全退出历史舞台。只留下“打锡街”之类的地名让有些人去追寻它昔日的辉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