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金打银

  
    金银是二种柔软而融点低的贵金属,可以手工锤炼而成,潮汕民间称金银加工为“打金”、“打银”,从事这种加工的店号叫“打金铺”。而且都是集中在一起,所以潮汕现在仍有很多县城和重点圩镇叫“打金街”的地名。加工金银的工具非常简单,不过是小吹筒(俗称“火鸡”)、小铁砧、小瓦盔、小铁锤、小锉刀等等,技术熟练的工匠,一支煤油灯也能够打制出象模象样的金戒指,银手环。比如“文革”期间,给人加工金银首饰是违法的,澄海东里镇就有一位“老打金”偷偷在自家阁楼上开设地下工场,他就是用家中的煤油灯溶金化银。但最后还是被“警惕性”高的邻居发现了,报告给了“工宣队”,起初工宣队的“导一切”还不相信,幸亏这位告发人跟老打金做邻居做久了也对金银的特点略知一二,他睹咒发现,说千真万确,老打金就是在阁楼上“搞资本主义复辟”,你们只要见到阁楼有灯光就冲上去保证人赃俱获。工宣队按计而行,守到了候到下半夜,果然阁楼亮起灯光,马上冲上去,真个人赃俱获。工宣队既痛恨他搞复辟,又打心里佩服他的高超手艺,带回队部,让他现身说法。老打金也不客气,当场表演。原来他已练就多年“吞气”技术,只见他一手捏一条小铁管,对准煤油灯,手捏着加工物,也是放在近火处。然后鼻腔吸气,口腔吹气。气不疾不徐,连续不断,老打金嘴巴简直成了小小鼓风机,工宣队员有人拿表计时,“嘴巴鼓风机”鼓风半个钟头不停歇!而且气是连续而均匀,换成别人,不把煤油灯吹灭才怪呢。不仅如此,吹到一定火候,金银变红变软了,他就开始揉捏、加工、焊接,不一会,一只精致的金戒指就加工成了!在场众人虽然叹服他的技艺,但还是难逃厄运,学习班里蹲了近半年,出来后发誓不再为人“打金”。至今技艺失传,儿子只会打铁不会打金(父子都在农械厂)。
    合格的金银匠还必须掌握金银鉴别技术,辨别真假及成色,一是先用眼观看颜色,二是敲打声音;折弯见硬软;三是采用试金石或加硝酸对比观察;四是火烧辨真假。民间有“真金不怕火”、“铜变青,银变黑、黄金不变色”的俗语。这是初学者进行的学徒所必须记住的口诀。
    如今,社会科学技术的发展,大型的金铺已采用现代化手段和设备加工金银首饰。但近几年重兴的潮汕打金店,仍然采用传统工艺,,有的还使用七八十年前祖辈传下来的小工具,精心进行锤打加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