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伞


    “开如轮,合如束,剪纸调膏护秋竹;日中荷叶影亭亭。雨里芭蕉声籁籁,晴天却阴雨却晴。但操大柄常在手,覆尽东西南北行。”这是一首很有名的咏伞诗,但中国老百姓爱伞,是不会有“但操大柄常在手,覆尽东西南北行”那种君临天下感觉的,他们爱伞,是因为伞能遮风挡雨。地处东南亚沿海,气候炎热多雨的潮汕人更是对伞怀有挥之不去的民俗情结。伞和扇子一样,是潮剧舞台上离不开的道具。《桃花过渡》中的婢女桃花姑娘,凭着手中的油彩纸雨伞,亦唱亦舞,庄谐并重,倾倒了一代又一代的潮剧迷。潮汕人爱伞,潮汕的制伞业必然也曾跟着一度兴盛发达。
    潮州的制伞业至今至。少已有200多年历史。尤以油纸伞最负盛名。昔时,中国有四大纸伞生产基——福州、杭州、苏州和潮州,潮州纸伞虽然不及福州纸伞的名气大,但在市场上也有它的一席之地。其中以鹦哥牌为潮州伞的代表。宣统二年,清廷举办“南洋劝业会”,汪胜昌鹦哥牌纸伞,随潮州各种名产一起参加展览,获得锦旗一面、银质大奖章一枚,由是声名更著,潮州制伞业进入一个全盛时期。其产品近销潮汕、闽南各地,远售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昔年台湾有船来,也采购鹦哥雨伞。潮州纸伞大有与福州伞争天下之热。最盛时年产20多万把,十之六七出口外销。解放前,“分批的”下乡送侨批,肩上一个白帆布袋,手中一把鹦哥牌油纸伞,几可以成为这些从业人员的徽记。因鹦哥雨伞质地坚挺耐用,既可御烈日暴雨,有时行经山僻小道,遇有歹徒图劫批银时,这把伞又是一件防身武器。
    同许多作坊喜欢用实物作市招一样,制伞作坊的市招当然是店前挂纸伞。象潮州老字号汪胜昌店前就挂二面大招牌,一是半圆形伞柄,上书“徽伞发售”,另一方形招牌,上嵌刻二只鹦哥鸟,写“鹦哥”二字作为标记。
    曾经在国内外市场占有一席之地的潮汕油纸伞,已经很难再在商店柜台觅到它的踪影,潮汕制伞业已经式微,甚至失传。但昔年从潮州采购鹦哥雨伞前往贩卖的台湾,油纸伞作为一种旅游商品,却非常热销,其中尤以台湾花莲的莲花牌油纸伞最为出名,,为什么早在清代就曾获得银奖的潮州油纸伞,在它的本土业已绝迹,而在台湾却大放异彩?值得反思。




相关文章